未分类

能下载任何视频的软件

普利策放下手上的工作,将手清洗干净,叮嘱自己的副手一些细节。

来到了外面,他看到了一个五官立体,眼神坚定的男人,

男人看上去年纪不大,也就三十多岁,穿着很普通,体恤和牛仔裤,还有一双看上去有点泛黄的帆布鞋。

普利策几乎每周都会遇到上门挑战或者切磋厨艺的对手,起初他还会应付一下,现在已经不需要自己亲自动手,自己的徒弟们就可以解决这些人。

“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做桑德拉!来自意大利。”

“桑德拉?砸馆狂魔?”普利策玩味地看着眼前的青年。

一两年前这个名字可是欧洲诸国厨师的梦魇,他和别人较量厨艺,砸掉了一个又一个金字招牌,如今终于盯上自己了吗?

桑德拉从普利策的语气中听出了嘲讽,他也不喜欢“砸馆狂魔”这个称呼,但不知从何时开始,这已经成为他身上的烙印。

“很荣幸,您听过我的名字,有兴趣和我来一场厨艺切磋吗?”桑德拉淡淡道。

“理由!”普利策微笑,“我为什么要跟你切磋,尽管你的名气不小,但论年龄和资历是我的晚辈,如果你真要切磋的话,我可以安排我的徒弟跟你比试,否则,即使我赢了,别人也会说我以大欺小,胜之不武。”

普利策侃侃而谈,并不是摆架子,说的是事实。

桑德拉轻声道:“我身上有你想知道的秘密。”

唯美梦幻薄纱裙美女图片

“什么秘密?”普利策不动声色。

“在里昂的决赛,你将会遇到一个很强劲的对手,论年龄他比我小几岁,论辈分比我长两个辈分。”

“你说的是那个华夏厨师天才,他的辈分比你长两辈?”普利策难以置信。

桑德拉自嘲一笑,“我们曾经比赛过,当初的赌约是,拜他徒弟为师,最终我输了,我成了他的徒孙”

普利策哈哈大笑,“有意思!我知道了,你是他的徒孙!但那又如何?”

“我不允许别人战胜他。”桑德拉眼中露出冷色,“我和许多厨师比试过,未曾有败绩,输给他,是我一生的耻辱。所以我要在他跟你见面之前击败你。如果你输了,你就退出世界烹饪大赛。”

普利策复杂道:“偏执型人格!我有什么理由要接受你的挑战呢?”

桑德拉沉声道:“因为好奇!”

“好奇?”

“你好奇乔智的真正实力如何?他在第一阶段亚洲赛区拿到了比你还高的分数,究竟是货真价实,或者只是巧合!”

“和你比试一场,就能知道了?”

“没错!”桑德拉自信道,“我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。因为我一直以战胜他,挽回尊严,作为动力。我对他的研究,比对任何都要深刻。”

“你打算用他最擅长的厨艺跟我较量吗?”普利策不动声色。

“谁也不知道他最擅长什么,但我可以模拟出,他在厨艺比赛时带给人的压迫感。”

“压迫感,很有趣的逻辑。”普利策再次

笑出声,望着桑德拉坚定的眼神,他最终松了口气,“好吧,年轻人,冲着你的勇气,和口出惊人的话语,我给你一次机会。”

桑德拉提醒,“请务必力对待,否则你会输得很惨。”

普利策冲着桑德拉挑眉,“什么时候比试?”

桑德拉道:“现在?”

普利策凝神,“好,你跟我去后厨吧,要稍等片刻,因为我要邀请几位朋友,他们都是里昂著名的美食家,请不要担心他们的公正性,因为他们比任何人都希望有人在厨艺上让我折戟沉沙。”

桑德拉轻轻点头,“行!高端的厨艺切磋,当然要有专业人士评价才合理。”

半个小时过后,普利策邀请的五名评委入座。

桑德拉见过其中两个人,他们是当地有名的大厨,自己曾经也打算挑战过他们,只可惜他们都退休了。

但他们的徒弟徒孙们,依然在自己的“PK名单”之中。

“这就是砸馆狂魔桑德拉,果然嚣张跋扈,不可一世,竟然敢挑战普利策。”

“不要随意贬低一个人。这是桑德拉的厨道,通过与对手的交锋,不断地提升自己的厨艺。”

“搞得像是玩游戏,升级打怪一样。如果遇到超级大BOSS,恐怕不仅得不到经验,还得掉装备。”

“师父的厨艺水平已经是业内公认的准龙榜厨神,只是缺少官方加冕仪式而已。桑德拉或许很强,但那也只是欺负新手,面对师父这种顶级厨师,只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。”

“桑德拉想要踩着师父的肩膀往上爬,恐怕他想错了。”

这是普利策的主场,无数人的质疑,在耳边掠过,桑德拉不是聋子,对他而言,这些讽刺性的话语,更像是激励自己提升战斗力的兴奋剂。

作为一个砸馆狂人,打脸强者,在桑德拉看来,这些嘲讽自己的人,最终都会自己现在粗鄙的眼光而感到羞愧。

桑德拉穿上了自己的白色厨师服,从箱子里取出自己的刀具。

刀具亮瞎人眼!

桑德拉专门打造的一把刀,上面镶嵌了很多花里胡哨的宝石。

普利策也是微微一愣,他想起乔智在亚洲赛区也拿过一套特别酷炫的刀具,桑德拉现在的行为跟他还真是如出一辙。

果然是乔智的徒孙,臭味相投!

两个人比试的题目是做一道主菜,材料不限,风格不限,看谁的菜能打动评委即可。

桑德拉选择的食材是鹅肝,大部分西餐主厨在处理鹅肝的过程中,为了保留鹅肝的美味和原汁原味,会尽量少用刀破坏鹅肝本身,但桑德拉却用刀在鹅肝上精雕细琢,镌刻出了很多纹路。

等鹅肝放入被火焰烧热的铁板之上,鹅肝表层的纹路宛如春回大地,万物复苏一般。

黄色的鹅肝上,生动地浮动着一片森林。

关键是森林的形成,如灌木生长,山脉、溪道绵延,在油锅当中是动态的,充满了生命力。

普利策眼睛眯了起来,他必须承认,要打起所

有的专注度,来面对桑德拉。

他很强大,比起自己在欧洲赛区预选赛面对的对手,都要强大。

如果再给桑德拉十年时间,他绝对也会成长为龙榜厨神。

此次评委当中最出名的是亨特拉尔,他曾经是里昂餐饮协会的副会长,自己本身就是一个享富盛名的顶级厨师。

当亨特拉尔看到桑德拉秀出了如此一手绝技,整个人的眼睛绽放出了光芒。

“这刀工实在是难以置信,难怪桑德拉被誉为厨师杀手,他能够享富盛名,不仅是因为他好斗好战,还因为他拥有强大的天赋。”

旁边的评委也是叹为观止,“桑德拉的刀工,让我想到了意大利的雕塑大师,他将意大利享富盛名的文化精粹融入到了自己的厨艺当中,因此这道菜不仅具备了个人的特点,还融入了民族的灵魂。”

围观的那些厨师,普利策的徒子徒孙们部都闭嘴了。

他们都是经验丰富的大厨,像桑德拉此般炙烤鹅肝,闻所未闻。

“桑德拉果然有两把刷子,这一手厨艺像是在变魔术。”

“他是跟乔智学的。乔智是亚洲赛区的冠军,也是跟师父角逐烹饪大赛冠军的主要竞争对手,据说乔智就擅长采用刀工和创意,在视觉效果上带来冲击力。”

“美食应该追求食物的味道,而不应该是这种花里胡哨的雕虫小技。鹅肝对火候的控制要求非常高,即使是顶尖厨师也很少会使用过多的烹饪技巧,从而保证鹅肝原来的味道不会因为烹饪工艺复杂,而损失原来的风味。”

桑德拉对自己这道“浮雕鹅肝”充满自信,除了出色的雕功,他还采用了多种香料,在烹饪的过程中,将香料变成燃料,使得鹅肝最外层的“浮雕”多了灵活的色彩。

桑德拉为了设计这道菜尝试过很多次,这一次是他最满意的时候,因为对手太强大了,遇强则强,是桑德拉的特点,他的注意力高度集中,进入了无我的状态之中,每一个细节在大脑中变得非常清晰,通过自己手中的厨刀完美地呈现在作品上。

桑德拉迅速地煎好了六份浮雕鹅肝,难得的是鹅肝上面的每个图案都不一样,各有千秋,最终他取出了自己的秘密武器,将奶白色的酱汁浇在了鹅肝上,然后放入冰柜冷藏。

“桑德拉为什么要将作品放入冰箱,难道是打算做冷菜吗?”

“题目虽然没有过多的要求,但必须是主食,他是打算做凉菜或者甜点吗?”

“桑德拉还真是一个怪人,如果是正经的对手,章法必然有迹可循,就怕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对手,会让人摸不到底。”

普利策必须得承认,自己被桑德拉的这一手震撼到了。

他终于知道桑德拉为何那么自信,有能力让他感受到乔智的压迫感。

这种压迫感,来自于对美食的颠覆,对于新美食主义的追求。

普利策嘴角浮出微笑,他的眼神充满了兴奋之色。

必须得承认,桑德拉是一个值得自己拿出力的对手!